毕业季|宋秋艳:我将去往非洲


编者按:毕业季来临,一批毕业生又将走出清华经管学院,这里每一位个性鲜明的个体,经过经管学院这几年开放、包容的洗礼,未来或继续深造,或投身职场,或潜心创业……我们特此推出“2018毕业季故事”系列,为你讲述他们的成长与选择。

宋秋艳,2014级本科生,曾任经管学院团委组织组组长,组织副书记,多次组织参与甲团评比。参加清华大学深耕计划项目,毕业后即将前往非洲。


 “既然我已经踏上这条路,那么任何东西都不应妨碍我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宋秋艳

 

不断试错,不断寻找

在大三面临保研或者工作的关口,宋秋艳选择了保研,而选择保研的最大原因,更多的是三年大学过后仍对于未来生活的迷茫。可能很多人在进入大学前就明白了自己的未来规划,可她不是。她也曾希望借助大学的低试错成本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不过在经历了从证券到咨询到互联网企业的实习之后,宋秋艳仍不知道自己想过的究竟是怎样一种生活,但她知道这些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微信图片_20180601100617_meitu_2.jpg

宋秋艳(2014级本科生)

放弃沉没成本是一种艰难的选择。经管这个标签给了她很多的束缚,她既深知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却又很难去做出跳出去的选择,所以在推研时,她也首先选择了金融硕士,结果却是不尽人意。后来她很认真的反思了失败的原因:“我觉得最大的原因是我在面试中也表现出来的对这种未来的迷茫,如果我没有很强烈的想进入这个行业,我有什么理由要去读这个专业的硕士。”

怀着憧憬,踏上非洲那片土地

从大二参与高考招生到在校团委做社工,宋秋艳接触过很多“2+2”推研的学长学姐,但她之前从未想过去申请这个项目,直到今年可以选择去非洲工作,这是她一直以来都想做却没敢做的事情。“我觉得99%的人都震惊于我的选择,身边的朋友甚至连续几周都在试图劝我放弃,舍友将我的选择归咎于我没有交换,我也认为我的选择一定程度源于没有交换的遗憾,但绝不是归咎。我很感激鼓励我做这个决定的人,更感激那些在劝我放弃的人,感激他们对于我的关心。”

宋秋艳并不认为自己喜欢安定下来的生活,那会让她觉得有种对未来一成不变的恐慌。她曾经也动过放弃推研,然后进入某份工作的心思,但她觉得那她以后可能永远都是如此,或许很难再跳出自己的安逸圈。而如果是通过一份外派的固定工作去到非洲,那可能就不是一种一成不变了。这个项目对她而言最大的意义,便是更多的可能和更多的尝试。

清华经管学院在她心里仍是一个虽然存在主流却依然多元的学院,她由衷的尊敬和崇拜身边选择去学戏剧、学电影、去以色列交换、去尝试各种新鲜事物的学长学姐和同学,他们有自己的初衷,有跳出安逸圈的魄力,这是每个人进入大学前都有的,希望每个人经过大学之后依然有。

当爸妈听到自己的女儿毕业后要去非洲的时候,一开始是不相信的,甚至很多天以后仍然觉得她在开玩笑。“他们是我见过最好的父母,给了我自由的童年、自立的性格和自主选择的权利,愿意平等、开放的和我交流。”面对她要去非洲这个决定,他们从未说过“我非常支持你去非洲”这样的话,但为人父母,他们没有说“我禁止你去非洲”这样的话,恐怕已经是最大的退让。

 微信图片_20180514225344_meitu_1.jpg

宋秋艳(2014级本科生)

我从来没有后悔选择经管

高考后为何进入经管,其实自己也没有想得很透彻,可能是文科生可选专业有限,同时又想尝试和文科不太一样的东西。“四年过后,我不清楚其他人作何感想,但我是从未后悔过这个选择。”

大学教育应当是多元化的,应该先成“人”后成“才”,她个人很喜欢经管的通识教育,很多课程如《中文写作》、《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CTMR)也都对她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她希望能在大学课堂上接触各种各样的知识,自己也会选与电影文化、法律与神话传说、计算机等相关的各种各样的任选课程。

经管同学内部的批判性思维和团结协作是宋秋艳最欣赏之处,她喜欢大家不时反映经管的不足,同时在经管被误解的时候却又能团结一致的为经管发声。她提到今年校庆时一篇文章中的内容很是触动:“清华于我,其实更像一位出身名门望族家世显赫的美丽母亲,养了一个资质相貌平平的女儿,女儿每次看到雍容华贵的母亲都忍不住会怀疑自己的身世,及至女儿长成,嫁了个平凡人家,每次回娘家仍然免不了情怯,害怕自己是不是辱没了母亲的门庭。但母亲却并不这么想,她认得每一个她所生的孩子,无论杰出或是平庸,她都期待着她们拨开生活的一地鸡毛,带着梦想归来的那一天。清华于我是如此,经管于我更是如此。”

感激在大学中遇到的每一个人

因为很少寻求家人的帮助,所以在遇到各种困难和问题时,总是与朋友相伴,尤其是朝夕相处的舍友们。“她们愿意包容我的不足,分享我的快乐,分担我的痛苦,我们相互勉励,共同成长。我很感激他们在我做出一系列决定时所提供的帮助和支持,我觉得大学里最重要的不是找到可以一起笑的朋友,更重要的是可以找到让自己放声大哭的人。”

关于社工,别人最常问的可能是你在这份社工中领导力、组织力得到了哪些提升?宋秋艳觉得参加社工过程中最珍贵的是她所认识的人。最初加入经管团委可能是因为盲从,但留在团委是因为对这个集体的热爱。从当初带她的副书记和组长到现在的团委书记,“他们对社工有自己的初衷和热情,他们愿意去教我、帮我,即便有时候会有点恨铁不成钢,这让我觉得社工就应该是以这样的方式延续下去的。”而在社团中认识的兴趣相投的小伙伴们,可以一起坐在紫操夜聊、一起在考试周自习,虽然大家院系不同、年级不同、发展不同,但这就是她心中大学的样子,是在多元中寻求彼此的共性。

 

供稿:经管学院团委 王小飞 张天宜 魏雯莉 郭朝晖

编辑:沟通办 张晓雪 时曼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