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经管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院长白重恩获颁“2019年度经济学家”


20191214日,由中国新闻周刊杂志社主办的2019“年度影响力人物”荣誉盛典在北京举行。盛典梳理了一年来对中国社会各领域做出贡献和发挥过影响力的人,推出了年度影响力人物榜单。清华经管学院弗里曼讲席教授、院长白重恩获颁“2019年度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彭森为白重恩颁发荣誉。

中国新闻周刊对此次白重恩获选给予如下评价:作为一名资深经济学者,他凭借扎实的经济学功底以及学者的社会担当,多年来一直为中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鼓与呼;他多次为中国的经济发展以及市场经济制度的完善出谋划策,为高层的经济决策提供参考;他扎根中国最高学府,不仅为中国经济建言,也在国际上不断发出中国的声音。

微信图片_20191217084751_meitu_1.jpg 

彭森(左)为白重恩(右)颁发荣誉

“从2009年开始,中国新闻周刊决定用一份推崇理性价值的榜单,来致敬那些有影响力的人。”中国新闻社副社长、副总编辑,中国新闻周刊社长夏春平在代表主办方致辞时表示,“这份名单来自各行各业,也许会挂一漏万,但是他们汇聚在一起,就是能够引领时代浪潮的中坚力量。” 今年是中国新闻周刊创刊20周年,夏春平表示,一本时政大刊的影响力,不仅源于官方认证,更源自大众的认可。20年,928期杂志,中国新闻周刊坚持以国际视野、中国立场、原创诉求、专业精神的理念办刊,与进步的中国同在。

本年度榜单涵盖了政治、经济、文化、体育、科技、公益、演艺等领域。最终,除白重恩外,王利明、王澍、董明珠、广州市、深圳市南山区、李子柒、彭迦信、张常宁、卢敏放、张黎刚、傅诚刚、王仕锐、魏建军、王晓东、卢迈、杨洋等也荣登2019“年度影响力人物”榜单。该活动已连续举办11年,11年间,马云、单霁翔、刘国梁、雷军、王俊凯等都曾登上“年度影响力人物”榜单。

本次活动中,原国务委员、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至立;中共十九届中央委员、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最高人民法院原常务副院长、一级大法官沈德咏;中央统战部原常务副部长、十二届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彭森;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名誉所长韩济生;中国新闻社社长陈陆军;中国新闻社总编辑王晓晖等出席活动并为年度人物颁发荣誉。

 

以下为白重恩在典礼现场的发言实录:

彭森:对中国经济的明年的走势,尤其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方面,您有什么新的展望和期待?

白重恩:非常荣幸能获得这个奖,尤其彭主任给我颁奖,我也觉得非常荣幸。刚才彭主任问我对2020年的经济有什么展望,尤其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这两个方面。我觉得,2020年,我们的经济发展仍然会面临比较严峻的挑战,但是我们也有很大的潜力,应该保持乐观,如果我们能够很好地去不断地改革,同时把已经做了决定的改革措施扎实地落实下去,选取比较好的宏观经济政策,包括您刚才说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我们一定可以使得经济发展质量得到进一步的提升,让我们能保持比较充分的就业;同时,也能够保持中高速的增长。

刚才您谈到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方面,仍然还是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但也要有一些新的改变。我们过去的财政政策很大程度上支持了很多建设项目,这些建设项目在中国经济发展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随着我们经济发展水平越来越高,随着我们经济建设已经取得了很多的成就,进一步做这些大项目的投资,就要更加谨慎。我们仍然要努力地去找到社会效益大的基础设施投资,来继续做这样的投资,但是也要防范大家一哄而上来做那些低效的基础设施投资。这对我们财政政策提出了比较大的挑战,一方面我们需要积极支持好的、有社会效益的建设项目;同时,又要很谨慎地保持定力,不要一哄而上,让我们的财政政策真正能给我们的经济增长带来高质量的贡献。这是我觉得我们财政政策方面需要注意的两个特别重要的方面。

货币政策方面,我们仍然需要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有几个方面要特别注意,一是保持流动性比较充沛,让企业融资成本能保持在比较合理的水平,但这不是货币政策本身就能够完全解决的,我们需要做很大的努力,来使得我们的货币政策传导的渠道更加畅通,真正让我们增加的货币供给能流到高效的投资项目中,而不是低效的投资项目中,这方面我们还是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彭森:谢谢白院长分享的一些期待和展望,我觉得讲的非常的好。刚才主持人也讲到,在过去的一年,中国面临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媒体喜欢把过去的一年总结为一个字,就是“变”。但是关于当前的中国经济,因为我们明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也是三大战役的收官之年,最近召开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很多媒体朋友总结了一个词,就是“稳”,“稳增长,稳就业”,同时保持我们的经济运行在一个合理的区间。怎么稳?一方面宏观政策给出了答案,另外我们还要通过市场化的改革,进一步地转换我们的经营机制,进一步地转换我们增长的动力源。

 

供稿:品牌与传播办公室

新闻来源:中国新闻周刊杂志社

编辑:张晓雪

审核:赵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