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张哲:演话剧、做合唱的“经济学人”


张哲,经65班,经管团委宣传副书记,“一二·九”合唱副领队,清华话剧队队员。毕业后通过深耕计划前往清华招办工作。

1_副本.jpg 

张哲

“在表演正式开始之前,幕布没有升起。演员在幕布后面手拉手围成一个圈。幕布升起,舞台上亮光一打,只能看到自己,看不到场上的观众,只是全身心地沉浸在表演的过程中。”

——编者按

 

话剧队的“三号先生”

张哲性格外向,享受参加活动和与人沟通的过程。这也是各类文艺、社工活动构成他大学生活主线的原因。他认为,大学生活不仅是学习,也不仅是文艺和社工。事实上,这些内容于他而言构成了一个整体:当他在话剧队演戏的过程中,他会做师父、做导演,与许多同学结识;这份缘分延伸到了话剧之外,他们分享学习资料和实习岗位,一起约自习、约看戏。

张哲是话剧队的一员。在话剧队的四年时光里,他最难忘的是大二上学期的话剧队新生专场表演。话剧队的培养机制是大一进队后先进行一年半的训练,大二秋季学期第一次舞台公演。经过一年半的培养期,话剧队的六字班同学拿到剧本《如梦》,改编自赖声川的剧本《如梦之梦》。张哲在这部剧中饰演男主角“三号病人”。在赖声川的原剧中这个角色的扮演者是胡歌,张哲也笑称拿到剧本时压力很大。完整表演原剧本需要八个半小时,在改编之后时长仍近四个小时。张哲的剧本台词量非常大,有着很多长独白片段和各种串场、换景的变化。为演好这一角色,他这个学期的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了话剧里。从晚上十点排练到半夜两三点,这样的安排从一开始每周一两次,到临近公演时的夜夜皆然。

 2_meitu_1.jpg

话剧《如梦》(前排左三)演出合影

到公演时,张哲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在表演正式开始之前,幕布没有升起。演员在幕布后面手拉手围成一个圈,默念最后的叮咛。幕布升起,舞台上亮光一打,只能看到自己,看不到场上的观众,只是全身心地沉浸在表演的过程中,心中充满着神圣与庄严。他说,在这个时刻你切实地感觉到,自己正在亲历角色的人生,这是个珍贵的过程。在演过两场《如梦》之后,张哲才觉得自己确实入了戏剧表演的门,可以说是成为了一名会演戏的合格演员。这个剧本的主题是“在寻找别人故事的时候解开了自己的谜”,也带给了张哲许多关于人生哲学和世界观的思考。

“一二·九”领队

机缘巧合之下,张哲成为“一二·九”合唱的副领队。谈到组织“一二·九”合唱的初衷,他说:“‘一二·九’合唱是一件初衷很好、很难得的活动,希望能在尽可能减轻同学负担的情况下,举办一个难忘、有教育意义而且能增强凝聚力的活动。”

组织一百多人合唱是一件非常繁琐的事情,张哲笑称“从西瓜到芝麻大的事情都要操好心”。从排练时与各方协调借到容纳两百人的教室,到对接解决每个人各种突发情况的处理,再到选择既有趣、又不增加负担的主题教育形式,这些工作是繁杂而辛苦的。张哲笑着讲了一件让他印象格外深刻的事:有一天排练时,必需的电钢琴的两个充电器都出现了故障,最后他和另一位组织者金会智一起做了一个简易的连线装置,配了一个充电器并修好了钢琴。这件小事体现了组织者要面对工作的细微和繁复,需要具有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的能力。

经管在“一二·九”歌咏比赛中取得了综合二等奖,对这个成绩,张哲表现得有一些遗憾。“综合二等奖对经管而言,并不是个很好的成绩”,他说,“不过对于得奖这个事情,我和大家的想法是很统一的,都认为是尽力而为、水到渠成的事情,更重要的还是八字班的收获,比如大家更熟悉了,比如一些没有接触过文艺活动的同学有了一次难忘的体验”。虽然遗憾,但这样一个集体经历对八字班全体、对张哲个人而言都是十分难得的。在组织“一二·九”活动的过程中,张哲结识了很多八字班的学弟学妹,最后也和其中的许多人成为朋友,这些人与人之间的闪光点对他而言弥足珍贵。

 3_副本.jpg

“一二•九”合唱现场

“深耕”收获自我

谈到当初为何选择深耕计划,张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我觉得这非常重要,是每位同学都会面临的生涯规划和职业道路选择问题”。

“最遗憾的事情是,进入经管时还没有想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张哲略带戏谑地说。和很多同学类似,在进入大学以前,张哲所能了解的,接触到的社会非常局限,对于自我兴趣和人生目标还缺乏真正的探索。回忆起初入经管的小规划,“当然是从事金融行业”,可后来通过贝恩公司和字节跳动的两段实习经历,他发现,金融行业可能并不适合自己,它不能带给自己完成一项事业的价值感和社会认同感。在公共部门的几次实习后,张哲很明确的知道,这不是他想要的。

在大三时,张哲申请了深耕计划,回忆起当初的面试,和面试官的交流十分顺畅。“因为自己是真正有意向去公共部门发展,所以也付出了很多时间精力去了解和学习”。“了解自己,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很多大学同学,特别是我们这些习惯了‘成功’‘最好’的同学,在规划未来时更倾向于做成本收益的分析,这样做非常理性,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未来的发展,但独独忽略了自我,压抑住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事实上,我认为自己内心的想法才是真正的需求曲线”,张哲这样说道。同时,他鼓励大家多去结识不同的人,了解不同的领域,找到适合自己的,在收益与自我之间做出更好的权衡,让生活让未来变得更加有质感。

规划和寄语

谈到自己的规划,“因为疫情,今年毕业情况比较特殊,努力写好毕业论文,顺利毕业是目前最要紧的”,张哲说道。研究生阶段,张哲更多地希望利用好在基层部门的机会,仔细规划时间,好好锻炼自己,掌握基本技能,而在研究生后两年在校阶段,张哲更倾向于做一些社会治理方面的科研工作。对于未来的选择,学术或者公共部门入职,“具体的方向,还是要通过以后更深入地接触才能知道”,面对未来,面对自己的选择,张哲总是保持着发自内心的乐观与期待。

4_副本.jpg 

张哲

即将毕业,对于仍在本科阶段的学弟学妹们,张哲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不管自己的未来规划是什么,是否从事本专业相关的工作或者学术,都要充分利用好大学这个平台,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高中时大家都在同一条跑道上竞争,谁最快谁就是第一名,而从大学开始,竞争不再同质化,每个人的跑道都是不一样的,最终是通往自我的人生目标。谋定而后动,先找准跑道,而后发力,是每位同学自我实现的开始。

 

供稿:清华经管学院团委

采访/撰稿:经管团委记者团 李竞妍、杨锐

编辑:张晓雪

审核:赵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