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张冲:博士六年,苦却不悔


张冲,管理科学与工程系,经博142017年暑假赴香港科技大学交流访问两个月,2018年赴美国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交流访问一年。毕业后将前往荷兰Tilburg University担任助理教授。

微信图片_20200709095347_meitu_1.jpg 

张冲

时光荏苒,六年的博士生活回首如梦。于我而言,在清华求学的这六年是一段不可替代的经历,在这里,我投身学术,体味读博的苦与乐,一路走来,我收获了成长,也经历了蜕变。

——张冲

 

苦,却不悔

读博士痛苦吗?我虽然没有完全的统计,但身边绝大多数的博士同学都或多或少会觉得痛苦,那这大概就说明读博苦是一个真理了。为什么“痛苦”?我的体会主要有两点。

一是因为读博一个不断自我否定又需要努力寻求自我肯定的过程。读博的时候你已经接触到了知识的边界,在这种边界里,太容易觉得自己做的东西不值一提了。读博前,你只要学习别人已经做好的理论知识就好,在你没有深入的理解一个领域前,你会觉得什么东西都是那么美,这也是初入博士生涯的我,满怀期待、满怀壮志,想要做有价值的对这个世界有意义的研究,但当我的研究深入了一些之后,我发现重大的问题以我的水平解决不了,但小的问题看起来有没有那么有价值,这种尴尬让我开始自我否定,很多时候我就会想,厉害的人这么多,我为什么还要做学术,我这是何苦。后来有一次跟我的外导孙彭老师聊天,他说刚开始的时候他也会觉得苦,当时的我很惊讶,因为我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大牛级的学者居然也曾经会觉得做研究苦,所以就问他您真的也曾觉得苦?他说当然会呀,刚开始做研究的时候不会觉得那么有趣,但现在会觉得越来越有趣。然后我明白这其实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在知识的边界想做出真正美妙、杰出的研究太难了,或者说在知识边界本身就是件特别痛苦的事情,因为在研究的最初阶段,自身眼界和思维的限制都不足以让我做出真正好的研究。然后,我逐渐学会了放轻松,在心情比较低落的时候会跟自己说:我做的研究,也还是有用的,哪怕贡献非常微小至少也是有贡献的。这些自我否定又自我肯定的过程虽然很磨人,但在这些过程中,我养成了勤于思考的习惯,也逐渐掌握了想出解决方案以及评估方法可行性的能力,我认为这一切都很值得。

二是因为读博士是一个漫长而又缺乏成就感的过程,你取得的每一点点进展,都要耗费很大的力气,需要长久的阅读、学习、积累、创新,而不是仅仅靠惯性或者勤奋。有人说这有点像减肥的平台期,所以“潜心”做学术的“潜心”二字非常贴切。我的外导于漫老师曾经跟我说过她的一篇MS论文从开始做到最终接收前前后后折腾了十年,还自嘲地开玩笑说自己应该出本书叫做《MS论持久战》。所以做研究要沉得住气,要抛弃功利心,因为做研究不同于学习,努力学好一门课程你能在短期内收获一个A+,但发表一篇论文尤其是在A+级顶级期刊上发表一篇论文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你可能长久的没有成就达成,进而缺乏动力,变得焦虑。这种情况无可避免,只能靠自我调节,所以现在的我至少练就了一身自我调节的本领。

可是我会后悔读博吗?我可以很肯定地说并不。我曾经问过我的一个朋友,说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回到刚开始读博的时候,他愿意吗?他想了想,说看看自己已经完成的论文,还是算了吧,现在挺好。我的回答也是一样的,读博的成果看起来可能只是几篇论文,这些论文甚至都尚未发表,但我收获的并不仅仅是这些论文,我还收获了探索问题的方法,看待世界的角度,对待研究严谨的态度,甚至是一些细微的写作技巧,我更收获了如何在自我怀疑中寻求自我肯定,如何在缺乏成就感时保持淡然,论文及论文背后的酸甜苦辣才完整地构成了我读博的全部价值,我认可这些价值并且也因此而成长,所以我并不后悔。

敢想,敢闯

历经六年,我获得了成长,也逐渐有了一些拿得出手的经历与成果。这些经历与成果为我提供了找工作的利器,让我在工作市场上有了底气。我的导师陈剑老师一直鼓励我要敢想敢闯,因此在去年找工作的时候,我就将求职方向扩展到了海外。从201910月开始,我正式进入求职市场,从投简历的35所高校,到获得12所高校的初面,再到收到6所高校的校园访问邀请,最终我在20202月初接了荷兰蒂尔堡大学的Offer,蒂尔堡大学是一所小而精的学校,综排虽然不是很惊艳,但经济管理非常亮眼,因此,总的来说,我对我的Offer还是比较满意的。

 微信图片_20200709095354_meitu_2.jpg

张冲

回想求职这四个月,感觉是我整个读博生涯最累的一段时光。我们博士生私底下总戏称自己是“社恐”群体,因为平常主要搞学术,很少参加社交活动,我自己也是在本科时参加完清华经管博士项目夏令营之后,就几乎没有参加过其他面试了。而教职的面试一般至少会持续一整天,会安排跟面试学校的老师、学生面谈,吃饭等等,所以准备面试中的沟通交流对我而言就是一个挑战,此外还要想办法把自己的研究讲得有趣、用直观易懂的方式展现自己研究的价值,因此,每一次面试结束我都会觉得非常疲惫。求职这几个月都是自己一个人跑来跑去,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挺可怜的,但最终有了不错的结果,所以我很感谢也很庆幸当时的自己坚持了下来。

我之所以选择海外教职,原因有两点:一是我想看看世界,二是我想让世界看看我。海外任教一方面能够让我拓宽眼界,并获得更快速的成长,另一方面,可以让像我这样的本土博士生更多地被看见被认可。其实在面试的时候我就能明显感到清华在海外的认可度越来越高了,此外,我的研究关注的是平台运营管理,我发现国内的平台经济目前在国际上的认可度也非常之高,比较明显的就是之前的管科顶刊论文多关注ebay、亚马逊,而现在阿里巴巴、京东逐渐成为主流,这是中国业界的迅猛发展带给中国管理学术界的红利,我希望在未来,通过我们的不断努力,能让国内学者凭借自己的研究水平在国际学术界掌握更多的话语权。

未来可期

经过这几年,我发现我比周围已经上班多年的同学会保有更多的理想主义与情怀,也更加纯粹、缺乏欲望与功利心,我不认为我这种佛系的想法一定是对的,但至少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未来的日子可能很苦,但我并不惧怕,因为经过读博的磨练,我变得更加坚强也更加淡然。目前的我依然在知识的边界苦苦挣扎,但至少我到达了这个边界,运气好的话我甚至可能稍微的、哪怕只是一小点的拓展这个边界,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奢侈而又难得的体验。

读博虽苦,但坚持不懈,终将守得云开见月明,目前的我已顺利毕业,也拿到了不错的Offer,唯一的遗憾就是这学期由于疫情没能好好地跟这个园子告别。我非常感谢清华对我六年的培养,我也坚信这六年的经历与收获会使我在未来变得更好。我知道未来的路很长,也并不会很好走,但我会继续努力,因为我坚信未来可期。

 

供稿:教学办

编辑:张晓雪

审核:赵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