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张明昂:付出努力、享受过程


张明昂,经博15,经济系。20182019年间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联合培养。博士期间在Economics of Transition、《经济学(季刊)》、《经济学家》、《经济学报》发表多篇论文,获得研究生国家奖学金(两次)、魏杰经济学优秀论文奖学金、经管学院志愿服务奖等。毕业后将就职于中央财经大学财税学院。

微信图片_20200710092711_meitu_1.jpg 

张明昂

“博士生涯是一场自我修炼,其价值不仅在于做好学术研究这一本职,也在于发现自我、提升思维这些非学术成果。我们要做的,就是付出努力、享受过程。”

——张明昂

 

来与去,目标与探索

当听到博士论文答辩老师宣读决议的那一刻,我不禁想起了6年前自己被预录取时的兴奋。为什么要来清华经管,为什么读博,可能是入学面试时老师经常问起的问题,也是我们需要一遍遍追问自己的问题。我想我当初的回答和大家一样,清华嘛,来了肯定错不了。站在毕业的当口来重新审视自己的选择,我为自己感到庆幸。

博士毕业去做什么样的工作?我一直被这一苦苦困扰,入学时自己对学术研究一片空白,中间也几经辗转,最后竟然走上了学术的道路。之前我一直跟低年级学弟学妹们讲要早早明确职业目标和选择,朝着目标在博士期间做有针对性的努力(这也是导师一直教导我的),现在想来,无论政商学,一开始就有明确职业选择的同学固然值得羡慕,但像我这样的思想迷茫者也可以靠行动走出一条路(不过会曲折很多)。努力付出、做好本职,这是我的答案。我想这也可以称作是行动决定思想吧,让探索的“基层实践”带动头脑的顶层设计”,探索本身也是一种成长经历。

读博是一场修炼

做学术虽然是读博期间的本职,但不是读博生活的全部。毕竟不是每个博士毕业生都去做学术研究,博士期间的很多研究成果也难以再派上用场。我把读博的“非学术“成果归结为以下几点:一是批判性和质疑性,或者叫“科学精神”,严格的学术训练让我们养成了独立思考的能力,重新审视媒体网络、社会大众的说法,对于社会问题形成自己的判断。与此相关的另一点收获是学会享受心灵清净,与自己独处。在五道口的熙熙攘攘和喧嚣中享受这园子的清净,在人生岁月中享受这五年青春的纯粹。我时常会想,可能在以后的人生历程中,再难以为了一个单纯的目标做出这样的苦苦坚持了吧。第三,与优秀的人同行。在清华总能遇到一群优秀的同学,无论是做人做事还是做学问,每个人身上都有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这是一大幸事。大家一方面要多和同学进行学术交流合作,形成浓厚的学术氛围,这既可以帮助解决眼前困惑,也可以发掘潜在的长期合作者,另一方面也要积极向师兄师姐了解职业发展去向和经验,少走弯路。

做研究生就像坐过山车

学术永远是我们绕不开的话题,但做研究的五味杂陈,做过的人体会最深。对我而言,读博士最苦恼的阶段是第三年,也就是从学习知识、阅读文献向写论文转变的阶段。没有idea、做不出结果,在一遍遍苦苦挣扎而未果之后,产生强大的挫败感,甚至觉得自己不该把大好时光浪费在这些无意义的身上。事后来看,这种迷茫的探索过程可能是学术过程中的常见经历,毕竟不是每个同学的研究都一帆风顺。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坚持熬到这些痛苦探索和努力开花结果的那天。学术研究的乐趣在于探索新知的新鲜感和解决问题的成就感,实现后者是明显困难的,其更多是成功者事后的自我加持。因此,学术研究是一个苦乐交替不断循环的过程,在每篇论文中都有这种经历,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自己对学术的热情是“间歇性”和“周期性”的。

当然,追求学术进步的空间是无尽的,随着国内经济学研究水平的快速提升,越来越多的国内学者在国际顶刊发表论文,这为我们这些“后生”提出了更大挑战,不可谓不道阻且长,我们必须要明确定位、找准优势、苦炼内功,才有可能行稳致远。

最后,我想说,学术并非读博的唯一归宿,也并非每个人的职业选择,但却是每个博士生的必经之路,因此,努力做好这项本职,应该是我们对于博士生涯的最好交代。

 

供稿:教学办

编辑:张晓雪

审核:赵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