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经管学院2011级本科生黄钦:从云贵高原走出来的“罗德学者”


编者按:2016年11月28日,四位中国籍学生荣获2016年度罗德奖学金。罗德奖学金每年的申请者超过1.2万名,但最终只有83人能够脱颖而出,录取率仅有0.7%,使其成为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的奖学金之一,其获奖者也被称为“罗德学者”。四位中国籍获奖者中,有一位就是毕业于清华经管学院的2011级本科生黄钦,他将在罗德奖学金的全额资助下攻读牛津大学政治学博士学位。

 

| 刘恩赫


我想走出这里,重见满天繁星

黄钦出生于贵州金沙县长坝镇,是个不折不扣的云贵高原的儿子。

在这个和农村没有多大区别的小镇,清华是个多遥远的存在,没有几个人知道。家里人对黄钦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学习,健康长大,黄钦也一直在循着这么一条没有固定轨迹的路往前走着。

 1.jpg

云贵高原的儿子

直到清华的“情系母校”活动到黄钦所在的高中,师兄师姐给黄钦讲述的清华的生活和备战高考的经历,仿佛给黄钦打开了新世界的一扇大门。

但丁说过,“我们一起攀登,直到我透过一个圆洞,看见一些美丽的东西显现在苍穹。我们于是走出这里,重见满天繁星。”

清华的梦想成了黄钦眼中的“满天繁星”,像灯塔一般地指引着他前行。

黄钦经历了两次高考,第一次高考在数学考试时意外地流起了鼻血,汩汩流出的鼻血,就像是他渐渐消逝的梦。果然,因为数学的发挥失常,那年的高考他最终考了580多分。虽然这在常人看来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但这与平时成绩二三十分的落差让他的清华梦再难企及。他毅然决定重考。

未来的不可预知性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的肩头,“重读高三,我的前几个月几乎是在别人的世界度过的。”说起来,一脸的落寞与踌躇。最终,梦想再一次战胜了对自我的怀疑,“万一再考砸了呢”的包袱也渐渐被甩开,终于,黄钦在第二年如愿以偿地接到了清华那紫红色的录取通知书。

清华,让这个从小生活在高原小镇的孩子第一次见到了外面的世界。

 

要像一座卓立的塔,绝不因暴风而倾斜

清华是一个磨练意志的地方,每一个进来的人都会在这经历一个从高姿态向低姿态的转变。从小即是学霸的黄钦也是一样。

黄钦进入大学后的过程,竟是一种从爱到不爱的反差。

大学第一节英语课是外教讲授,不一样的皮肤带来的是不一样的味道,真心“一句话都听不懂”。高中的差距到大学去弥补,这更需要百分之二百的努力。从最开始的每天抱着书本、词典去啃,到最后连续考了八次雅思,黄钦硬是凭着一股韧劲坚持了下来,并且做得更好。

“我的父亲是名退伍军人,不善言辞。我可能从他那继承到很多‘行胜于言’的品质吧。”黄钦总是笑着面对一切的困难。

阳光总会驱散阴霾,大学初期的困难期总会过去。清华给每个学生提供的机会是多元且全方位的,每个人总会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而黄钦选择的这条路,恰恰有点特殊。

提起经济管理专业学生的就业,人们脑海中的常常是咨询、投行等一块又一块的高收益的金融高地。而黄钦却主动跳出的这个前途无量的圈子,摩拳擦掌准备去开拓一条蛮荒之路。

2.jpg 

黄钦从清华经管学院毕业

通过学习彭刚老师的西方文明和中国文明、新生研讨课、杨斌老师的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课程,黄钦慢慢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也尝试解答它们。中、西方文明课程让黄钦懂得首先懂得尊重先哲思想,然后开始思考一些人类社会本源性的问题:人、世界的本质是什么?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个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怎样的?一个好的社会应该是怎样的?思索这些问题,黄钦并不急于找到确切的答案,但通过这个思考过程,黄钦的人生脉络渐渐清晰。

新生研讨课开始让黄钦关注社会问题,运用自己的思考能力去评价、去反思社会。每周几十页的社会案例,关于拆迁、人肉搜索等等,让黄钦慢慢开始去懂得去了解和反思社会问题。

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课程把黄钦真正带入了系统性学习政治哲学、整体性思考社会问题的道路上。读密尔、康德、亚里士多德,讨论自由、平等与正义,辩论堕胎、安乐死与教育资源分配,黄钦第一次感受到思想和社会问题最深刻的关联,也开始意识到不能粗暴地通过个人好恶、利益权衡和有限经历去思考社会问题。“我们需要尊重客观、拥有同理心、保持对世界和社会的好奇和探索,这样才能全面地理解社会,构建起更好的世界蓝图。”

黄钦自己开创了政治哲学平台“城与邦”,致力于集结国内外学习和研究政治哲学的学生和青年学者,相互鼓励,一起思考,希望创造更多有意义的政治哲学作品。

面对别人的诸多质疑与不解,黄钦一笑而置之。“以学术的方式改变世界的欲望和愿景”,黄钦在政治哲学的路上渐行渐远。

 

要进来,先把希望留在门外

在追寻梦想的路上,黄钦一直沿着这一个方向。转眼,黄钦如愿进入牛津大学攻读政治学的硕士研究生。

准备申请罗德奖学金时,黄钦已经坐在牛津明敞的教室中了。“或许我可以去试试。”黄钦并不把关注点放到最终的申请结果上。

每次电话面试之前,黄钦都会略紧张。而真正进入了交流之后,反而如释重负,同面试官的“头脑风暴”带来的收获可能更甚于最终结果的重要性。

终审前的晚宴上,黄钦一身合身笔挺的深蓝色西装,不去刻意要求自己的每一个细节,在在场的如姚明、徐小平等大咖评审展现一个真实的有梦想的年轻人的形象。

最终的面试桌上,14位评审正襟危坐,试图批驳你表达中的所有漏洞与错误。这种重压之下,黄钦反倒觉得轻松。唇枪舌战,黄钦始终保有着清晰的思路,并给出自己富于逻辑的回应。

 3.jpg

黄钦成为2016年的罗德学者

虽然对自己的表现相当满意,但当接到最终入选的消息时,黄钦还是感到不可思议,如临梦境。

“罗德之所以为罗德最重要的是背后代表的责任。他们更加倾向于甄选出关注社会现实,并有责任心去做出改变的年轻人。在整个面试过程中,我感觉更有责任心,希望帮助社会弱势群体的人更易获得青睐。”黄钦并没有因获奖而飘飘然,而是在以哲学的角度去思考其背后的意义。正是这种“改变社会,让这个世界更美好”的情怀,使黄钦脱颖而出,最终成为罗德学者,抓住了人生一个美好的希望。

 

爱,感太阳而动群星

“很多时候促进社会公平看起来很遥远,但是其实我们身边就有很多机会去实现。”黄钦一直在关注着边缘人群并身体力行,试图帮他们做出改变。

“母亲是个富于同情心且热心肠的人,每次看韩剧、社会新闻都能哭。”母亲的影响塑造了黄钦相似的性格。

大一时,黄钦参加清华大学爱心公益协会去京郊的农民工子弟学校做定期支教。那是在昌平的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地方,学校都是从四五岁到十几岁的小孩,教学设备特别落后。黄钦震惊了,在灯红酒绿的北京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他开始慢慢关注这个群体,也在通过一些努力尽量的帮助他们。一点一滴中,深入了他全部诚挚的爱。

 4.jpg

黄钦的爱心之行

每一次和孩子们的陪伴,都让黄钦感到人生价值实现的满足。正是这种切身的体会,黄钦更加关注社会上的边缘人群,希望在学术上能够找到解决这一社会弊病的良药。

每个不同的地方都有着相似之处,正如繁华的京城脚下也有着这样的苦难人群,黄钦想到了家乡,“我会给生我养我的云贵高坡继续力所能及的在一些方面做出贡献”。

路漫漫其修远兮,愿黄钦怀着初心,在时光里继续奔跑。

 

(作者为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2013级本科生)

 

延伸阅读:

清华经管学院2011级本科生黄钦荣膺罗德奖学金

专访罗德学者黄钦:从清华到牛津,他怎样拿到“本科生的诺贝尔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