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子|刘裔:博于学,精于专


编者按:刘裔,清华经管学院2013级本科生, 毕业后将前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攻读营销学博士。智育成绩位列班级第一,入选“学术优才计划”,曾任经31团支书、经管学院学生会学术部长、校艺术团曲艺队队员,还曾在“冬情”学生节上为“救场”而高唱《五环之歌》……这些“头衔”,源于刘裔一直“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


“关于道路的选择,最好的状态就是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开开心心,不会羡慕,也不会去贬低其他的道路。”

——刘裔


 2_meitu_1.jpg

刘裔(左)

提起做学术的同学,我们脑海中可能会浮现出这种形象:文质彬彬,踏实勤恳,严谨认真;总在读着论文,写着报告。是的,初步了解到刘裔的履历,我们会觉得他符合我们对一个典型的学术人才的想象。学习成绩优秀、曾入选“学术优才计划”、担任院学生会学术部部长、毕业后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录取……这是一条令人歆羡的道路。可以看到,学术是刘裔坚持到底的主线;而学术之外的生活,他也过得充实、精彩。

从清华到沃顿

“出国读博是为了心中的学术理想,也是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刘裔这样总结自己选择学术道路的原因。

在一年多前,刘裔就曾表示,自己将来想要出国读博。而今,他手握几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最终决定去沃顿商学院攻读营销学,可谓是说到做到。

至于为什么选择营销学,就要从他的个人经历说起。从高中阶段,刘裔就对心理学有着浓厚的兴趣。进入大学,他先后学习了廖江群、彭凯平教授开设的几门心理学课程,从大三开始,又修了心理学双学位。而营销学与心理学密切相关,可谓是第一学位与第二学位之间的完美结合点。

“遇到了好老师,是一辈子都值得感恩的事情。”谈及自己的发展道路,刘裔表达了对老师们的真挚感情。给过自己很大帮助的郭迅华教授、班主任及毕业论文导师杨柳教授、学术导师谢劲红教授、新生导师陈国青教授、讲授《中国文明》课程的张志强教授、《西方文明》的彭刚教授、《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Critical Thinking and Moral Reasoning,简称CTMR)的杨斌教授及金勇军教授,以及访问教授张娟娟和崔海涛……刘裔充满感激地认真历数着。“张志强老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是一个真正儒雅的人,做人很大气,他的儒雅平和也影响了我,让我在做学问的过程中能保持不骄不躁;同时,张老师也是一个渊博的人,他的课‘形散而神聚’,让我认识到历史不是由一个个历史片段简单拼凑在一起的,而是由民族的文明、民族的精神串联起来的。从他身上,我认识到‘一个人读书多不体现在他记得多少具体知识,而是表现在他理解了多少,将多少化为自己的内在修养’。”刘裔最后总结道:“能够遇到学术水平高、有思想、三观和的老师不容易,真的是有缘相逢。不过,让我印象深刻的老师太多了,真的是挂一漏万。”

从哏都茶馆到清华曲艺队

刘裔的家乡是“哏都”天津。这个城市里,白日里有着精致小洋楼的五大道和夜晚灯火辉煌的文化中心广场,是游客流连忘返的景点;而鼓楼、估衣街、古文化街里的相声茶馆,却是不少天津人度过闲暇时光的好去处。这个城市里,无论男女老少,都多少对相声有些了解。“我小时候以为全世界都听相声呢。”刘裔笑着说,“当初上学、放学路上能听什么呢,也就是相声广播啊。”来自相声发源地的他,加入清华曲艺队,好像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作为活跃成员,他多次登台表演相声。即将和园子说再见了,刘裔也将为了毕业演出,再次登上舞台。

除了相声之外,刘裔钟爱的还有书法、诗词。“王步高老师的课我上了四个学期,唐诗鉴赏、诗词格律与写作、大学语文还有唐宋词鉴赏,我都上过。”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谈到自己喜欢的人与事物时愉快的光芒。

“如果除了学习就只有助研、实习,等等,把日子过成这样也太无聊了。”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能在内心中找到一方平和。

CTMR看道路选择

在刘裔看来,经管学院提供了一个非常适合他这种“非专才”成长的环境。因为经管学院实行的是通识教育制度,学院开设了不少看起来与我们的专业“无关”的课程,但这些无关的课程也有它们独特的意义。刘裔认为通识教育课程的意义有两种:一是在途的意义,即在学习过程中对课程本身的享受,比如中文沟通这门课,因为每个人的交流方式都是与众不同的,所以在学的过程中就可以得到与不同的人交流沟通的体验。这是课程本身就存在的意义。二是最终结果的意义,虽然这些课程的学习不如专业院系的深入,但是它们对学生专业课的学习和人生规划都产生了影响,比如CTMR课程。

 CTMR,即“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是经管学院通识教育课组中的一门重要课程。刘裔说,刚开始学这门课的时候,自己曾觉得一头雾水,甚至觉得这课简直就像是“哲学导论”,怎么能叫“批判性思维”。现在,担任这门课的助教三次之后,回过头去看这门课,觉得它对自己的人生有着很多影响。

“时隔一年,又在CTMR课堂中再会康德。或许正如金老师所言,‘自我立法’是康德留给后人的最大财富。”在去年10月的一条朋友圈里,刘裔这样写道。

“人总是在遵循某些自己设置的、或是来自外界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比如进了大学就想着要做社工、刷GPA,要在某些地方做出成就才觉得人生有意义。但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学会自主,知道身体里住着一个理性的存在,这还是要感谢康德。”

有人说,经管学院里,很多人的路都是一样的。刘裔承认,有很多事情确实是大势所趋,不得不面对现实。“但是面对这些事情心里总得有个‘应然’在那里放着,哪怕‘实然’是如此的冰冷与苍白。”

CTMR使刘裔对很多自己曾认为理所应当的事情有了更深入的思考。“关于道路的选择,最好的状态就是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开开心心,不会羡慕,也不会去贬低其他的道路。”

如他所言,选择了一条道路,其他的道路就成为了机会成本。而如何坦然平静地接受这种“失去”,或者更进一步,根本不觉得这是一种“失去”,也是人成熟的过程。

对于通识教育,刘裔直言虽然其成效很明显,但是仍存在一些可以改进的地方。他建议通识教育不必包含所有的课组,学院可以挑选出一些课组的课或者学生自主选择想学习的通识课程,这样不仅可以适当减少学生的负担,还能够给学生充分的选择空间,对学生的个性发展更有好处。

 4_meitu_2.jpg

刘裔

经管印象

“要说在经管有什么事情让我印象最深刻……那大概是主持院歌赛的时候,设备坏掉了,我被叫去稳住观众,于是在大礼堂的舞台上唱了《五环之歌》。”说着说着,刘裔不禁笑了起来。

“经管学院让我收获了今天的我。”刘裔的语气很笃定。

“首先是让我有了更平和的心态,经管学院激烈的竞争与自己本身乐观的性格相遇,让自己有了更加平和的心态:竞争激烈没关系,自己努力做到最好便是一种成功,就像经管学院的思源计划,被选中加入计划后参加的实践等活动都是竞争激烈的,在那种环境中,你发现急躁只会让自己出更多的差错,所以我会选择保持平静,做最好的自己就好。任务繁杂也没关系,一件件去做总可以完成,在学院学生会学术部做社工期间,忙的时候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学术手册要出了,学习资料要印了…….这时候你急也没用,把手里的事情按紧急顺序一件一件做好是完成任务最快的方法。这样的平和让我能够更平心静气地去面对学习和生活中的各类事情。   

经管学院也让我找到了自己的前进方向,并且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力量。经管学院平和沉静的学术氛围让我找到了自己真正感兴趣的道路——学术,经管学院的包容性让每个人的选择更广泛,机会也更多,这样的环境让‘离开经管的二十种方式’成为可能,也给了我坚持做自己,不去羡慕他人的底气。”

午后的阳光温暖,他的心境也平和。(供稿:学生工作组 通讯员:郭岩  严梓淳 责编:刘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