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子|贺维艺:审视大学:以时间为友


编者按:贺维艺,清华经管学院2013级本科生,经济与金融专业。多次获得学业奖学金。曾任清华经管职乐会(CDC Club)主席。毕业后去香港某大型基金从事股权投资研究工作。贺维艺认为,“职业道路选择需要结合自身和时代”,并坚信即使没有最好的结果,在次好的结果里依然会收获颇丰。正如画作里总有明暗对比,所有的酸甜苦辣加在一起,才构成了大学生活的全部。


“时间是最好的朋友,经历是最好的成长。——贺维艺


 _MG_3672_meitu_5.jpg

贺维艺

苏格拉底曾说:“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一过。”大学也应是如此。

临近毕业,回顾来到清华经管学院的一千三百多个日日夜夜,许多想法涌上心头,一时竟百语冲口。倏忽所有的想法都汇成一句话,那就是苏格拉底的“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一过”,大学也应是如此。

毕业之后我会去香港某大型基金从事股权投资研究工作。在众多选择中,这可能是最符合我的职业发展的一条道路,也为我提供了更多的机遇和发展的可能性。今天借这个机会,聊聊我的心路历程和我体验的清华经管学院……

道路选择的三重境界

我一直坚信,职业道路选择需要结合自身和时代,从来没有固定的解法。“职业规划”本是个伪命题。一方面,自己对各种选项往往了解得不够。从高考志愿填报到最后走出校园,扪心自问,有多少选项真正了解?另一方面,时代大潮莫测,命运弄人,现在做出的选择也未必是最好的。总而言之,二十多岁的自己了解不够,偶然和变数太多,一辈子的“规划”也就成了“鬼话”。

我在道路选择上经历过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不自知的确然”。刚刚进入清华经管学院的时候,我对于经济与金融的全部了解,来自于《资本论》与《国富论》,还有亲友的炒股谈资。第一份实习工作围绕Fixed Income(债券策略)开展,竟不知怎的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领域,打算就此深入钻研,不问他事。

这种确信源自于我对其他领域的无知。记得当时有学姐见我如此坚定,问我是否了解其他领域,我居然答不上来此外的私募、投行、咨询、基金,等等。这样草草决定,反而感觉莽撞。可能是因为经历过高考,我潜意识中有一种“寻找正确答案”的思维习惯,殊不知职业发展不是高考题目,没有做好准备的人生答卷往往是不及格的。

第二阶段,是“思考后的探索”。既然世界那么大,不如去看看。有朋友说我是“作死小能手”。大一、大二的时候,每学期接近30学分,寒暑假和学期中还有军乐队的训练,我依然不断探索:

借学术小论文写作的机会,下载相关领域的经济学文献,读了整整一个星期;

想着自己是否适合当公务员,于是就去找学长、学姐聊天,做公务员考试模拟题;

响应大众创业的号召,加入教育创业公司,体会了什么叫“跑业务谈生意”;

某晚像赶场一样连续4个社工会议,回到寝室,已是子夜时分,室友呼呼大睡;

到业务迥异的部门实习,厚着脸皮向实习老板问业务知识;

……

因为茫然,所以体会了诸多选项,却仍不知哪个最好。现在想来,如果没有读文献读到脖子酸疼,就很难对做学术有起码的认知;如果没有参与创业经历,就难以体会创业的艰辛不易;如果没有相关实习,那么职业选择只能是空谈。茫然状态的探索,让我得以了解更多,体验更多,为下一阶段打下了基础,我很感激那时帮助我的老师和学长学姐们。

第三阶段,是“经历后的坚定”。大三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交换,是我心路历程的重要转折点。宁静的小城给了我许多思考的时间,门多塔湖的灵气似乎点亮了我的思维。恰逢暑假实习申请季,无数次面试里“Why do you choose XXX”的问题让我反复思考自己的职业发展。我渴望在工作时用独立思考和执行力产生影响,希望在未来工作中应用我所学的金融知识,顺势而为,做一些微小的贡献。而后续在IBD/PE(投资银行部/股权投资基金)的实习也让这一想法愈发坚定。

什么是“经历后的坚定”?就是遇到挫折后依然满心欢喜开始第二天的项目,就是即便工作时间紧、任务重,依然能一边修改文件一边和同事开起玩笑,就是别人提及其他选择的优点,脸上挂着赞许但不羡慕的微笑。

选择毕业直接去香港的国际化基金公司工作,实际上是选择了更大的平台和更多的可能性。每次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叩问内心,我总会选择那条跳出舒适区,更有概率闯出新天地、活出生命厚度的选项。以这份香港的工作为起点,我会踏实走下去,积累能力经验,坚定前行。

我在任职乐会主席期间也一直践行着如上的宗旨,科普讲座、职业分享、技能培训……针对同学们不同层次的需求,分别提供针对性的服务。令人欣喜的是,这一届职乐会的工作获得了许多正面反馈,我相信正是因为我们的工作中嵌入了长期价值的思考,才收获了同学们的认可。

其实职业发展的三个阶段,就像哥伦布发现美洲的过程。“不自知的确然”里,哥伦布以为自己寻找的是印度;出海后哥伦布找不到陆地,开始了“思考后的探索”;直到最后发现了美洲并返航,“经历后的坚定”成就佳话。哥伦布的三个阶段也就是我们的三层境界。从校园到社会,每个人都在寻找新大陆的征程里。

 贺维艺1_meitu_3.jpg

贺维艺

清华经管学院的三个馈赠

清华经管学院的培养环境和育人理念,是上述思考的催化剂。在我心中,清华经管学院是一个充分给予学生自由发展空间的地方。临近毕业,回望过去,我非常感激清华经管学院给予我三份无价的礼物。

第一份礼物是与优秀的人同行。清华经管学院聚集着全国优秀的同学,作为当年高中的佼佼者,大家既不是坊间传言的“书呆子”,也不是分外眼红的竞争者。我还记得每到考试周复习的时候,都会“串寝”找隔壁的同学盘点知识点和复习进度,即使有疑问,最后也往往在学霸寝室的笑声中解决。每个人都有自己精彩的地方,我们互动交流,与优秀的伙伴同行,裨益良多。毕业后我们各奔前程,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第二份礼物是坚持思考的习惯。我依然记得开学典礼上钱颖一院长的“好奇、好问、好读、好思、好言”的演讲。大四担任了一学期的CTMR(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课程助教更让我体会了“无用知识的有用性”。也许以后通识教育的具体内容都会忘记,但好学的精神、拓宽的视野等这些具有长期价值的东西是单纯的专业课教学无法做到的。通识教育让我们懂得如何从不同角度思考,这一点裨益良多。如果内心的理想或激情是成长回报的beta(回归均值),那么在每一个关键节点上的独立思考便是成长回报的alpha(超额回报)。经管学院从来不会帮你做选择,相反,我们在这里学到的是坚持独立思考的必要性。

第三份礼物是决断力和行动力。我曾经是一个很拖延的人,往往到了做决定的时候犹豫不决,真正做事也很拖沓。然而从进入清华经管学院第一天起,一切都与以前学校或者父母安排好的计划不一样了。军训的第一天,我们寝室竟无法抉择到哪里吃午饭(当然,直到今天“去哪里吃”依旧困扰着选择困难症的我们)。小到每天的时间如何分配,大到将来该走哪条道路,充满了选择,而且一旦拖延就会丧失良机。自由竞争的环境倒逼着我养成了康德式的自律精神。我相信将来无论在哪里,决断力和行动力都是成功的必要因素之一。

“做时间的朋友”

有人问我大学四年有什么遗憾,猛地一想确实有不少,比如大一有些社工项目的落选,比如大三没能去成最想去的交换学校。但转念一想,即使没有最好的结果,在次好的结果里我依然收获颇丰。正如画作里总有明暗对比,所有的酸甜苦辣加在一起,才构成了大学生活的全部。无论是否是亮色调的,这些经历都化作成长的一部分,等栀子花开时,刻满在大学四年的青春里。

如果用一句话对学弟学妹寄语,我会说“做时间的朋友”。在无数十字路口前,唯一需要问的是:“随着时间推移,你今天的选择是更有价值,还是更后悔?”这个世界纷繁复杂,每天都有无数的时事热点、娱乐爆点充斥着我们的感官,每天我们都会面临很多诱惑和挑战。与时间做朋友,意味着保持一颗理性冷静的心,穿过选择性偏差的迷雾,感知真实的世界和自我;与时间做朋友,意味着往往要忍受短期的阵痛,以得到内心认同的长远价值。

时间是最好的朋友,经历是最好的成长。

未经审视的大学不值得一过。(供稿:CDC 责编:刘惠心)


更多阅读:

清华经管学院2017年毕业季系列文章

学子|刘裔:博于学,精于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