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子|路絮:在路上遇见成长的自己


编者按:路絮,清华经管学院2012级本科生。毕业后去斯坦福大学商学院读金融学博士。本科期间,在清华大学、海德堡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美国西北大学上过课、做过研究。在别人忙于实习的时候,路絮去陕西支教、去奥地利音乐节、去做语言学田野调查、去波士顿做访问学生……用她的话说:“我的课堂一直在路上”。

 

“如果做学术的话,不妨多涉猎一些领域,在路上慢慢发现自己的所爱。——路絮

 

 路絮  新闻用图.jpg

路絮

本科加间隔年的五年间,兜兜转转,我在清华大学、海德堡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美国西北大学五所学校上过课、做过研究,每所学校不同的气质和时间观都给了我成长的灵感。如果说教育对于个体的最大意义莫过于重新认识自己,那么我的课堂一直在路上。

作为清华经管教育改革的受益者,我很幸运地在清华获得了发现自己兴趣的平台和自由。某种意义上,我觉得经管是商学院里的一朵“香奇葩”——这里少了些功利,多了些从容。本科期间,我从来没有参与过实习,反倒在学院支持下做了许多随心所欲的事情。大一暑假我随思源计划的同学们去陕西乡村支教实践,洪水袭城下高三学生秉烛自习的场景至今难忘;大二暑假我跑到奥地利听萨尔茨堡音乐节,也在海德堡的小酒吧见证了世界杯夺冠瞬间沸腾的德国;大四暑假博士生申请在即,我依然兴致勃勃地和两个同学跑到山东、山西去做语言学田野调查;而大三下学期,我在波士顿做访问学生,期中考试结束,我一时兴起申了全职助研,先斩后奏地签了工作合同,旋即开始了在芝加哥的间隔年(gap year)。虽然间隔年在国外本科教育屡见不鲜(其实中国古代也有“壮游”的传统),但在国内,现在“延毕”应该还是贬义词。做出这一决定,除了自己随性而冲动的性格,我觉得推波助澜的还有经管鼓励学生做多元选择的宽松氛围。非典型商学生在经管并不是少数,我这一届的同学,有人选择留在清华园再读一年本科,有人去美国学起了电影,也有人去欧洲养马推迟了自己的工作时间。这种自由常常被我们视为理所当然,但其实却是特别难得的奢侈。纵向比较,高考指挥棒下,基础教育不可避免地侧重于积累知识而忽视了发现兴趣,而研究生教育和工作也强调专多于广;横向来看,作为社会人,我们的价值观不可避免地受到环境“主旋律”的影响——即使在相对自由的大学校园,像经管这样推崇多元、压力小的环境也实在少见。帮忙招生时,我被学生家长盘问过就业率和毕业去向,非常理解一些大学为了招生“ 掐尖”而强化职业导向的理性选择。因此,我觉得在经管的同学们真的要好好珍惜这一段没有什么外在社会压力(social norm)的时间,这样能随心所欲地去发现世界、找到自己兴趣的机会实在难得。

经管给学生提供了很多机会,去尝试、感受不同的生活。但选择多了,选择的苦恼也多了起来。上个月就有一个准备读博士的学弟问我,怎么知道哪一个方向自己可能更喜欢?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真的很难。一方面不了解就没法评价,另一方面了解了又会因为自我肯定的倾向和投入的沉没成本而自我陶醉地觉得“ 喜欢”。我倒觉得不妨且行且看,与其把时间放在犹豫上,不如先去尝试,反而可能有意外的惊喜。大三在哈佛大学访学期间,因为上了一门很难的理论经济学课,我对自己做学术的能力产生了迷茫和质疑,特别想做全职研究感受一下。大三结束后,我在美国西北大学Kellogg商学院金融系给一位助理教授做了一年研究助理。开始工作的时候我对金融真的是一无所知,更谈不上有兴趣,事实上在西北大学的一年里,我前前后后认真上的课全都在经济系。直到大半年过去,得益于耐心负责的老师的提点,自己天天写综述、研究数据、想相关问题,开始好奇资本市场的定价规律和市场结构,才后知后觉地对金融日久生情。回想一开始我对发展经济学、环境经济学有兴趣,也是源于在生活中和学校里对这些领域较多的涉猎。事实上, 斯坦福今年的金融学博士新生中,其他的三个同学也分别有在高盛、摩根斯坦利、墨西哥央行的全职工作经验。其他商学院的金融学项目我也见到许多有工作经验的人。经历对兴趣的塑造还是很重要的。如果做学术的话,不妨多涉猎一些领域,在路上慢慢发现自己的所爱。

 路絮  新闻用图1.jpg

路絮

不久前,钱颖一院长问我在哪里学到的最多,对博士申请最有帮助。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和人聊天收获最大。说到这里,我要特别感谢经管热心肠的师兄师姐们。申请季里,零字班的谢寅玺师兄、一字班的游杨师兄、三字班的杜振铎师兄、五字班的郭颖妮教授、八字班的苏忆南师兄、九字班的王宇鹏学姐通过邮件、信息和越洋电话给了我许多建议。现在想起那段焦虑不安的日子,都依然无比感动于师兄师姐真诚又耐心的帮助。此外,因为我自己的兴趣广泛,直到申请的最后关头还在犹豫到底读经济还是金融,是经管大师兄何治国教授和钱颖一院长真诚的分享让我明确了自己的想法。经管的朋辈和前辈中藏龙卧虎,和他们的交流,是这一路上难得的幸运。

而关于毕业去向,常有学弟学妹来问我为什么要读博士,我一般会马上反问:“ 为什么不呢?”真的没有比做研究更好的职业选择了。有人给我工资去满足我的好奇心,有什么比这更美味的馅饼呢?这样屈指一算,过去半年,好像已经把三个学弟从“当上CEO迎娶白富美的发家致富之路”引入读博“歧途”。玩笑归玩笑,“ 生活在别处”乍听诗意浪漫,实则苦乐自知。被连根拔起到一个陌生小镇独自学习生活,突如其来的孤单和一开始非常陡峭的学习曲线,再坚强独立的人也会手足无措。然而我觉得过去这几年很多时间我都是在这样一个人的摸索中度过的。如果不是真正在做喜欢的事情,相对单调的象牙塔生活确实不是合适的选择。但如果喜欢问“ 为什么”、喜欢去一探究竟,那么读书真是再好不过了,有聪明的师友唇枪舌剑、相互启发,又有一个人工作的自由和弹性。想起大一时,教我《线性代数》的女老师每次答疑到下午四点钟。我当时就联想起我常迟到的妈妈,对教职的羡慕油然而生,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将来也想做教授!

谈到园子里的生活,在清华最值得珍惜的人当是一起分享这段人生旅程的同学们。从截然不同的成长轨道汇合到清华园度过人生中最好的时光,一同成长的经历是青春韶华最宝贵的回忆。记得大一在汽车系,圣诞节的时候,男生们准备了“ 小浪漫”,跑来给女生送苹果。到了楼下,青涩的男生扔下苹果走人,独留下女生自己搬苹果上了三楼。而刚转到经管,听到同学调侃,说经管女生和隔壁北大光华女生站到一起,不会化妆的必然是清华姑娘。这些好笑好气的陈年轶事,现在说起都忍不住嘴角上扬。清华朴实的工科气质,让园子里的日子和友谊单纯又特别。离开学校,也许很难再遇到这样一群可爱有趣的同学们,一起吃夜宵、聊人生、分享每一个喜悦和难过的瞬间了。想到这里,真是羡慕还将在清华继续读书的同学们,也祝园子里的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供稿:沟通办  责编:刘惠心)


更多阅读:

清华经管学院2017年毕业季系列文章

学子|刘畅:选我所爱,爱我所选

学子|王晓瑜:年轻就是用来“试错”的

学子|易楷宁:随性与认真的统一体

学子|郭健多:经管人,实业

学子|黄政燊:在中国,让梦想照进现实

学子|惠泽华:公益梦,在行动

学子|贺维艺:审视大学:以时间为友

学子|刘裔:博于学,精于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