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子|陈刘旻:经管四年教会我的事


编者按:陈刘旻,清华经管学院2013级本科生,毕业后到美国乔治城大学读研。从小就爱读书,思维活跃跳脱。在经管的学习和创业实践中深刻体会到什么是批判性思维。四年里,见识过内蒙丰美的草原,新疆绮丽的中亚风光,走过费城秋天的童话,纽约盛夏的繁忙……不管未来路上遇到哪些风景,她希望自己做一个快乐并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失败,是成功的一种。”——陈刘旻

 

 新闻_meitu_1.jpg

陈刘旻

时光拉回到四年前,我记得刚入大学,还来不及适应离开父母的生活,就迎来了军训。等度日如年的军训结束了,我也被晒成一块黑炭。于是,我的清华经管生活就在一种仓促、迷茫和不自信的情绪中正式开始了。四年时光那样快,开学典礼时钱颖一院长的谆谆教诲、《经济学原理》课上张奎李顺的段子,仿佛都在昨天;四年时光那样慢,让我可以静下心来探索世界,理解自己,不断尝试与改变。毕业季中,我收获了美国乔治城大学的offer,即将前往国际发展与政策分析的核心地带华盛顿特区,度过接下来的两年研究生时光。

批判性思维,不只是批判

大二时修《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Critical Thinking and Moral Reasoning, CTMR)这门课,当时年纪小,只觉得在课堂上与同学针对各种社会问题进行唇枪舌剑的辩论有趣得很,但康德、尼采等大师的煌煌巨著也实在难读。因为从小读的书多,思维活跃跳脱,我一直自诩自己天生拥有批判性思维,根本不需要再去学。但是当我真正开始接触这个社会时,我逐渐认识到,CTMR是一门需要我们用一生来学习的课。

在经济学中,不平等是一个重要的话题,我们的CTMR课程也提供了许多案例讨论。以教育不平等来说,我是小县城里通过高考进入经管的学生,对中国城乡教育资源差异比较有感触。教育不平等妨碍社会的长期发展和综合竞争力的提高,激化社会矛盾,道理谁都懂,然而致力于改变这种困局的人不多。大四的时候,我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实习,这是国内一家政府背景的NGO,致力于改善中国落后地区儿童的教育。我所在的团队负责运用时事数据监测国家营养午餐补贴政策的地方落实情况,并且基于数据统计分析给出政策建议。我实习的办公室和秘书长办公室离得不远,时常见到卢迈秘书长的身影,他一身衣服泛着灰旧,步伐缓慢却坚定。有一次与同事闲聊,她心酸地说起秘书长年事已高,拿水杯或者打电话的时候手都会颤抖。我想起实习工资单上他的签名,字迹潇洒有力,可见秘书长为人之认真,哪怕花比常人多得多的心力,也不肯在细节上疏忽一点。从这份实习开始,我开始领悟了什么是真正的批判性思维。它不是信口批判,急于表达的愤青思维,而是在歌舞升平中发现问题的清醒,以有效的方法解决问题的智慧,以及不图名利、不事张扬的淡泊。

创业,一堂必修课

本科时代对我影响非常大的一本书是硅谷创业家、投资人彼得·蒂尔的《从零到一》,大一时偶然读到它,又在网上看了他的斯坦福公开课,一下子就被硅谷这个神奇的地方吸引了。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想到,两年后能在经管学院亲身听彼得讲他创业的经验,与他交流。他的投资理念可以概括为contrarian thinking(逆向思维),我认为其本质是东方佛道两家思想在西方科技社会的新应用。在这种思维的指导下,他本人在政治立场和个人生活的选择上也颇有惊世骇俗之处。

这几年经管的创业教育开展得如火如荼,我前后也参加过两个项目,第一个是健身餐外卖,第二个是VR教育课程。说实话,参与到实际项目后,心里想,这怎么跟我读到的那些英雄大冒险的故事一点也不一样呢?这学期我修了经管学院与Facebook合开的创业课程——《创新与创业:硅谷洞察》,对创业这件事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思考。创业不是一个高大上的舶来品,创业就是从细节入手,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寻求合作、推向市场,它应该是所谓“商科”最根本的必修课。当下中国的就业市场无论从选择面还是薪酬来看,对应届生是不太友好的,因此我们更要积极运用自身智慧,来开拓获得各方面资源的渠道。          

经管四年,我颇为遗憾的便是自己没能有效地提高创业技能,落后于身边很多同学。拿健身餐饮这个项目来说,当时这是我们的一个小组作业,课程结束后我没有继续参与,现在这个项目经过其他同学的改进,经营得非常成功,正是我们经管创业教育成功的典型。

失败,是成功的一种        

失败,是我的大学生活绕不开的关键词。大一竞选海外部部长,大二的交换申请,大四申请研究生未能去心仪的学校,这些失败的经历现在看来只是云淡风轻的回忆,但当时委屈和灰心的情绪却是非常强烈的。申请研究生的时候,没有完全实现自己的目标。也是这次申请,让我开始正视自己的缺点,用更包容的心态看待这个世界。

中国有句老话,失败是成功之母,然而我认为,失败就是成功的一种,或者说失败与成功仅仅是人为的定义,他们本质上并无不同。人性的特点就是得意时自满,失意时谦卑,我们把失败看成一种羞于提及的耻辱,而忘了成功会使我们的思维固化,失败却可以促进我们沉淀与改变。在我看来,经管学院的教育最成功的一点就是鼓励我们多尝试、多闯荡。年轻时走几步弯路,远远好过人到中年一朝得意,掉入命运的陷阱而不自知。

本科时代另一本对我影响很大的书是尼古拉斯·塔勒布的《黑天鹅》。塔勒布与弗格森(Niall Ferguson)教授颇有交往,今年弗格森教授做客经管时,我也曾就塔勒布书中的相关观点与川普新政等话题,询问他该如何看待当今世界的反全球化浪潮的积极影响。《黑天鹅》一书的核心思想是,我们这个世界充满不确定性,它们最终决定人类社会的走向,然而人类过分习惯于预测、最优化等固化的思维方式,忽略了培养面对不确定负面事件的抗风险能力。那么如何培养这种能力?塔勒布给出的解答与钱颖一院长一直以来的教导不谋而合,即“无用知识的有用性”。我们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因此抱着明确而功利的心态去做事往往带来精力浪费和心愿落空,坦然承认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东西不是我们能掌控的,尽可能丰富自己的知识面和能力点,才能成长为一个适应力强并且身心愉悦的人。

站在本科阶段的末尾,回望过去这四年,我欣慰于自己的每一点成长,也为许多浪费在迷茫或偏执中的时光感到遗憾。四年里,借着学校提供的机会,我见识过内蒙丰美的草原,新疆绮丽的中亚风光,走过费城秋天的童话,纽约盛夏的繁忙。这学期院长下午茶,有同学问钱院长,对这届毕业生有什么期待,钱院长说,“ 做最好的自己。”我也希望不管未来的路上遇到哪些风景,我可以一直保持青年人的热情、相信、好奇和单纯,当一个快乐并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更多阅读:

清华经管学院2017年毕业季系列文章

学子|任丹阳:我愿意做主流中的非主流

学子|郑沛倞:菲利普的经管历险记

学子|路絮:在路上遇见成长的自己

学子|刘畅:选我所爱,爱我所选

学子|王晓瑜:年轻就是用来“试错”的

学子|易楷宁:随性与认真的统一体

学子|郭健多:经管人,实业

学子|黄政燊:在中国,让梦想照进现实

学子|惠泽华:公益梦,在行动

学子|贺维艺:审视大学:以时间为友

学子|刘裔:博于学,精于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