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钱小军:行胜于言


回忆起1995年刚从美国回国在清华经管学院开始工作的日子,领导力与组织管理系教授钱小军说,处处都是不适应。拥挤的小房子,昏黄的小灯泡,和10年前她出国时几乎没什么变化,工资也低。“发工资时,每人有个小口袋。系秘书把小口袋一倒,杂七杂八的一扣,每次就100多块钱,发钱的老师说, 不好意思,只给您这么点。我说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我挣的太少了。”钱小军说起这一段,自个还乐。

1995年回国,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钱小军最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要回来?” 她的想法很简单:“在美国,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而在中国会切实的觉着,自己能有所贡献。”

那时,清华很少有老师能用英文上课,钱小军讲授的统计学,全英文,教学方式灵活,让学生耳目一新。 “虽然生活水准下降了很多,但是觉得学生特别需要你,很有满足感,觉得回来还挺不错的。”钱小军笑。

这就是钱小军,她说,“被人需要是一种幸福”。

 

“硬”学问、“软”课程

在钱小军微博的说明档里,有这样一句话:“学的时间最长的是最硬的学问,教的时间最多的是最软的内容。”

1982年获清华大学应用数学学士学位,1988年获美国印第安纳州普度大学数学专业硕士学位,1992年获得美国印第安纳州普度大学应用数学专业博士学位,钱小军在清华经管学院教的最多的,却是管理沟通等“软”课程。

转折发生在1996年。其时,清华经管和MIT Sloan管理学院合作,开设了国际MBA,其中一门是学院从未开设过的管理沟通。为此,学院要选派一位教师去MIT Sloan管理学院去学习。“当时赵(纯均)院长在老院馆门口问我:对管理沟通感不感兴趣,要用英文上课。我说为什么选我,这和我的专业差的太远。赵院长说,有三个考虑。一,英文要过关;二,要对美国文化有一定了解;三,MIT Sloan那边说,复旦那边派了个女生,MIT提供双卧室公寓,清华最好再派个女的。” 钱小军至今还很清楚的记得这一幕。

十几年管理沟通教下来,钱小军日益觉得,决定学生在事业上走多远、走多高的,“软”的东西最重要。“比如说,专业知识可以帮助你进入工作岗位,从普通员工升到经理,再往上走,真的靠情商、价值观和人际沟通能力。”

两年前,钱小军又开设了《伦理与企业责任》这门课,这是学院MBA课程改革新推出的一门。“在中国教伦理非常具有挑战性,因为学生是在残酷的现实中摸爬滚打过的。很多学生会觉得,现实这么残酷,不这么做,三天都活不下来。要求思考伦理,很容易让学生觉得是说教。”钱小军把自己的角色定位在辅助学生思考。在课堂上,她常常会“挑衅”学生,还会在学生讨论时有意挑起内部争端,激发更深入的思考。

 “伦理除了黑、白之外,中间是一大片灰色地带”,钱小军说。她希望学生在决策时考虑多重因素:企业、员工、消费者、上下游,社会等,“不要因为在某些场合下被一些因素占据了所有的注意力,就忽略了其余的因素”。

有学生说,原来活的挺轻松,上了伦理课,现在活的挺沉重。钱小军觉得这就算达到开设这门课程的目的了,“同样的选择,想了和没想不一样;做了以后心安理得和心里不安也很不一样。比如,被迫行贿,做了以后是心里纠结,还是觉着没什么大不了,这是完全不同的状态。这就是你选择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希望在伦理的光谱上的这儿,而不是那儿。”她拿自己举例子,“我的选择,就是想能给别人带来帮助”。

在学生心中,钱小军“亦师亦友”。“不管钱老师有多忙,只要你找她,她就不会拒绝,她会很耐心的倾听并解答你学习和生活上的困惑和问题”,一位同学说,“从钱老师身上,我不仅学到了将学习、工作条理化系统化的方法。在遇到困惑迷茫时,她就是那个指路人”。

 

“让别人工作、生活的更好”

2001年开始,钱小军的大量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了学院的行政事务。

先是负责MBA。那时没有专职管MBA项目的常务副主任,项目要发展,部门要发展,规章、制度、流程要建立,方方面面的事务几乎都需要亲力亲为,钱小军身心俱疲。回报是:2001年钱小军上任时,MBA培养办公室只有45个人,没有明晰的组织架构,更没有完善的工作流程和规章制度;项目每年招收数百位MBA学生;2006年钱小军卸任时,早已更名为MBA教育中心的MBA培养办公室,共有15位员工,达到了年招收五百多位MBA学生的规模高峰。

至今,MBA教育中心仍然沿袭着钱小军时期所奠定的基本业务单元划分:教学管理、招生推广、学生事务、国际项目;管理骨干的中坚很多还是钱小军在任时期招聘来的。

刚卸了MBA的担子,钱小军又接了国际认证的任务。“当时对认证没那么多了解”,钱小军说,“觉得就是写报告。后来随着对业务的熟悉了解,发现不是简单写报告,很多地方逼着你要按照认证的标准去改。”

20061月,钱小军开始学习熟悉国际认证标准;45月底协调相关部门人员学习相关标准,提供素材;7月底上交AACSB认证资格申请报告报告;其后开始研究EQUIS认证标准、流程;12月底提交EQUIS认证资格申请报告。20073月接待AACSB认证,4月通过;10月份待AACSB会计认证,12月通过;12月接待EQUIS认证,20082月通过。这份排得满满的工作表,还不是钱小军工作的全部。其时,她还是负责学院本硕博工作的院长助理,又赶上了2007年的教育部本科评估。钱小军感慨,“2007年一年四个认证,整整一年没有教书,全是这些工作。”

她没有提到的是,这年,她儿子初二,女儿高二,正是准备中考和高考的关键一年。她同样没有提到的,是2010EQUIS再认证工作最繁重的时候,她母亲重病,照顾母亲的同时她没有影响任何工作,也没有告诉学院。“钱老师就是这样一个人”,与她长期共事的一位同事说。

 “这几年工作影响最大的是科研”,钱小军不是没有遗憾,但同样,骄傲也是实实在在的。认证这样一件全学院的大事,需要协调很多部门,还不能简单通过行政命令来做。来自其他部门鼎力支持的背后,一个重要因素是因为牵头这项工作的人是钱小军。她还有一项原则:尽量一人去挡,不给别人找麻烦。

召开12届的MBA管理沟通课程师资研讨会,是钱小军的另一个骄傲。作为全国MBA指导委员会承担管理沟通课程师资开发和课程推广工作的负责人,钱小军牵头举办的全国MBA管理课程师资研讨会从1999年起,几乎每年召开一次。参会者从开始的30来人,到如今的140余人,规模日长,口碑渐隆。

做这件事,没有一分钱,有时还要自付筹办会议的通讯和差旅费,钱小军图什么?她说:“每年开会,大家都告诉我,从这个会上学到了什么,我觉得特别满足。” 正如一位参会老师在微博中所说的:“因为钱小军老师的坚守、执着、分享和low profile,全国MBA管理沟通课程才能连续12年‘始终如一’地进行着。”

“有人享受的是有钱,有权利;有人享受的是别人的认可,能给别人带来什么。我的价值观是,由于我的存在,能让别人工作、生活的更好。”钱小军说。有时,她也免不了觉得有些亏,但她改不了,她用“不可救药”来形容自己的这种坚持。她还有一点很可爱的小心思,“有时候我会觉得,要是不做,别人会说,钱老师因为什么不做了,这我可受不了。”

钱小军将这种价值观的塑造归因于父母。“我父母退休前都是单位领导,(他们觉着)家里的事是小事,单位的事是大事,他们总是忙,没时间管我们,从我小的时候就这样。那个时代的人都这样,干事情不会想到报酬。” 家庭的事小,组织的事大。钱小军从老一辈人那里继承了这样的价值观。

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但钱小军的价值观已然定型。风雨彩虹,甘苦自知,痴心不改,钱小军自有她的坚持与快乐,她实实在在的贯彻着这四个字:“行胜于言”。(撰稿 郑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