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华大学
  • 经管邮箱
  • 用户登录
  • EN

品读——《资本的秘密》

2019-04-12
阅读:

201903资本的秘密.jpg

16世纪,英法等国相继移民美洲,开始瓜分那里的土地、矿产等资源。到18世纪,北美地区经济、文化和政治日渐成熟,美国宣布独立。从18世纪,欧美等国开始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国力日渐强盛。发展中国家群起而效之,然而事与愿违。在委内瑞拉,经济危机四伏,国民收入锐减,忧虑和愤怒充斥全国。在海地、马来西亚等国也出现了类似的状况。

对此,学者们感到困惑:资本主义经济模式在欧美等国能取得成功,为何在发展中国家却失灵了?历史学家费尔南德·布罗代尔在著述中写道:“我们应该廓清一个关键问题:历史上所谓的资本主义,为什么仿佛活在一座封闭的‘钟罩’里?它为什么不能继续扩张,乃至占据整个社会……”

秘鲁学者赫尔南多·德·索托及其研究团队给出了答案:

这些发展中国家未能从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中获益,是因为它们没有把民众通过不合法协议拥有的资产纳入到合法的所有权制度之中;缺乏将其转换为资本的机制,民众的这些资产只能是僵化的资本。这类资产的不合法,并非违法犯罪,而是民间的规则与社会上层的规则相互抵触所致。

合法所有权的确定,能将这些资产的经济潜能转化为活跃的资本,可获得贷款、保险和公共服务;能将分散的资产信息集中起来,便于管理和交易;有助于建立责任和信用体系,保障交易安全。而资本能提高劳动生产力,为社会创造财富,它是国家发展和进步的根基。发展中国家只有承认并尊重民众资产的合法所有权,才能创造资本,走出困境。

这个结论来源于5年实地调查和大量的文献研究。

他们在亚非、拉美等洲和地区逐户调查,所获的大量数据证明,大多数穷人已经拥有资产,但这些资产不能成为资本。他们的房屋的土地所有权不完整;他们的企业没有法人资格;他们的动产没有登记确权。这些资产只能在小范围的熟人圈内交易,不能通过抵押获得贷款。而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土地、建筑物、设备和存货都有明确的所有权,可以作为贷款的抵押物。

通过研究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史,他们发现,这些国家在某个历史阶段,都经历过民众资产从分散、不正规的协议体制向系统性的合法所有权制过渡。一些开明政要最终意识到,如果绝大多数人都游离于法律之外,那么,法律就毫无意义。

以美国为例,欧洲移民在美洲不合法地定居,并大规模开发当地的土地和矿产。他们每发现一块空地,就种玉米,盖小屋,宣示自己的所有权。1848年,加州发现金矿,几十万人涌入,进行矿产勘探。定居者相互间制定协议,保护自己占领的资产;矿工们也开始建立组织,自行制定了矿工法,保护他们对矿产的所有权。

然而,这些土地大部分为数百个特权阶层人士所有。依据当时的法律,这些占领土地的移民和矿工,都是非法侵占的罪犯。“非法侵占者”与特权阶层产生激烈冲突。特权阶层起诉他们侵权;武力驱逐他们;甚至要求处死他们。“非法侵占者”则奋起反抗,他们烧毁特权阶层的仓库,射杀治安官。

混乱和暴力冲突,造成社会动荡不安。美国的政治家们逐渐认识到,政府的强制规定和镇压手段,未必符合美国的最大利益;法律不应仅由立法者制定,还应找到现实生活中行之有效的社会契约,并将其上升为法律。经过艰难的改革,1862年,美国国会通过宅地法案,规定任何定居者只要在土地上居住5年,且使土地增值,就可以免费获得160英亩土地。1872年,国会又通过采矿法,承认了矿工们的法律;任何人只要使矿区增值,便有权以合理的价格从政府购买所有权凭证。这些法律使定居者与矿工的资产转化为活跃的资本,促进了美国的繁荣与稳定。

德·索托等学者的研究成果,深受各界关注。各方认为:它清晰地揭示了发生在第三世界国家的悲剧现实;被忽视的不正规经济中,其实蕴藏着巨大的力量;它指出最贫穷的国家缺少支持私有财产产权、提供理想创业环境的法律体系,须调整其法律制度。它为第三世界国家战胜贫穷提供了有效手段,为改善民众的生活指明了可靠的道路,对发展经济学理论有创新性贡献。

米尔顿·弗里德曼说,德·索托证实,为缺乏所有权的资产发放所有权凭证,始终是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一条捷径。前联合国秘书长佩雷斯·德奎利亚尔认为,德·索托提出的改革方案,适用于全世界任何国家和地区。

徐璐撰稿

《资本的秘密》华夏出版社 2017年1月第1版

作者简介

赫尔南多·德·索托 秘鲁自由与民主学会主席。该学会被《经济学家》列为世界两个最重要的“智囊团”之一。

本书目录

第1章 资本的五个秘密

第2章 遗漏的信息

第3章 资本的秘密

第4章 政治的盲点

第5章 美国历史的经验和教训

第6章 法律的缺陷

第7章 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