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华大学
  • 经管邮箱
  • 用户登录
  • EN

新书推介——《当经济学遇上生物学和心理学》

2010-12-16
阅读:

随着学科间的相互渗透,经济学逐渐成为一个交叉领域。随之而来的研究成果不断改变着人类对自己经济行为的认知。新近出版的迈克尔·舍默的《当经济学遇上生物学和心理学》一书,就是有关行为经济学和神经科学的一部佳作。它汇集了著名心理学家的最新研究成果,以及生物学传统理论的精髓,着力探究人类经济行为背后的心理因素与人类经济行为的本质。

在本书中,舍默用进化论来阐述市场发展的过程,然后用心理学理论剖析了市场内部所发生的经济行为的本质;市场是进化的,随之进化的还有人的行为;而这些进化的行为让市场具备了某种“心理”。舍默在这个经济学、进化论和行为心理三条线的交叉部分,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解释经济行为的方式。

有道是:所有的观测结果只有在支持或反对某种观点时才有意义。在本书中,舍默用丰富而精彩的事例着重对三个观点提出了质疑。

舍默反对的第一个观点是:在社会科学,尤其是在对人类社会和经济行为的研究当中,达尔文及其进化论站不住脚。尽管科学家们早就一致反对在公立学校的生物课上教授创世说和神创论,并对科学教育的混乱现状、达尔文进化论的乏人接受大感不满,可对于尝试把进化论认识应用在心理学、社会学和经济学上,大多数科学家仍存在强烈的抵触情绪。这种抵触情绪的最初起因是把进化论和社会达尔文主义——尤其是极端的遗传学观点等同起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社会科学家们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向,竭力反对一切用进化论研究人类行为的尝试,把目光局限在社会文化方面的解释。

舍默反对的第二个观点是“经济人”理论。它认为“经济人”有着极大的理性和自由的意志,一味追求私利,故此,我们所做的决策和选择,都是自私自利的,是为了最大化自我利益,都是追求效率的。当我们把进化认识和当代心理学理论及技术应用到人类市场行为的研究上,我们发现,经济人理论频频出错,极度缺乏说明力。事实上,我们是很不理性的生物,我们不光受当代文明发展出来的逻辑和有意识的理性所驱动,还要受到数十万年进化而来的深沉的潜意识情绪所驱动。

舍默反对的第三个观点:经济学是“沉闷的科学”。该观点最初由英国历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于1849年提出,在其后的一个半世纪里,大多数人都这么看待经济学,认为这是一个充斥着数学模型和金融分析的领域,认为它的理论陈述总是把人看成理性计算、最大限度追求自我利益的机器。事实上,倘若我们把上述三个观点合在一起检验,就会发现,经济学和沉闷丝毫不搭边。首先,自亚当·斯密于1776年以《国富论》一书首创此门学科之后,它经历了无数次跌宕起伏的革命。丰富的跨学科混合体正从一门古老的学科中衍生出来,比如演化经济学、复杂经济学、行为经济学、神经经济学。其次,也是更重要的一点,不管是个人、企业,还是国家,一直都对自身的财务问题充满了热切的关注。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经济学从来不沉闷。倘若把几个自由主义者和几个保守派放在一间屋子,并请他们冷静地讨论全民医疗保险、社会服务私有化、外来劳工的成本效益,或单一税与累进税各自的优缺点等经济问题,过不了多久,谈话的论调就会热火朝天起来。说经济学是什么都好,总之跟沉闷不搭调。

对本书感兴趣的读者可继续浏览各章的概要。

第一部分 当经济学遇到生物学

第1章 经济学遭遇“进化论”

生物是靠“自然选择”自下而上设计出来的。同样道理,经济是由“看不见的手”自下而上设计出来的。环境是进化的施展空间,市场是经济的施展空间。

第2章 进化中“看不见的手”

亚当·斯密指出,国家财富和社会和谐是个人竞争的无意识产物。达尔文指出,复杂设计和生态平衡是生物个体竞争的无意识后果。人为经济反映了自然经济。

第3章 不可逆转的经济惯性

要取代已存在并被广泛接受的事物,必须克服个人和历史惯性。技术系统和生物系统一样,是根据功效和历史来锁定其形式与功能的,并不单单靠是否最优来决定。

第二部分 当经济学遇到心理学

第4章 行为经济学的出现

偏见、自负、欺骗、伪装等一系列的认知偏差阻碍着我们理性决策的能力。这种偏差的普遍性和强大力量催促着一门经济分支学科来专门研究它们——行为经济学诞生了。

第5章 经济人的灭绝

古典经济学认为,“经济人”具有完全的理性,可以做出让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选择。而事实上,我们只是“有限理性”的生物。我们既自私又无私;既竞争又协作。

第三部分 经济学、生物学和心理学大碰撞

第6章 道德情绪的进化

我们看重人多过“非人”,看重亲属多过非亲属,看重朋友多过陌生人,看重圈内人多过圈外人,这不仅仅是道德的影响,还是进化的设计——因为这些差异决定着我们的生存和繁殖。

第7章 我们并非越富有越幸福

我们已经从打猎-采集经济进化至消费-贸易经济。从物质标准来看,现在的生活远比上个世纪好得多。但如今的人并不比那时的人幸福。

第8章 经济与信任自我强化循环

进化与经济通过信任与贸易联系在了一起。在互惠、交换和贸易中,信任得到加强,而更多的信任又促进了贸易的开展——一个双向互惠过程。

第9章 好制度造就好社会

如同好规则造就好选手,好隔墙造就好邻居,好法律造就好市民一样,社会制度必须在体系建立、严格执行、规则公平的原则下进化与运转。

第10章津巴多的“斯坦福监狱”实验

虐囚事件中,到底是犯人的错,还是警卫的错?津巴多认为,是环境的错,更是人与环境共存的背景——制度——的错。人、环境和制度相互作用、相互影响。

第11章重新认识自由意志

有人说:生活中有太多的因变量,我们已不可能有空间去真正地自由选择。有人说:人既不理性也不坚决,那么他的自由就应被限制,由他人代其做出明智选择。

徐璐撰稿

迈克尔·舍默简介:

佩珀代因大学心理学学士,加州大学富尔顿分校实验心理学硕士,克莱蒙特研究大学科学史博士。

曾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心理学、进化论和科学史。

舍默出版过9本书,包括畅销书《为什么人们会相信怪事》、《我们何以信》和《善与恶的科学》。

舍默现任克莱蒙特研究大学客座教授,同时是《科学人》杂志的专栏作家,以及《怀疑论者》杂志的发行人。